2018年大陆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创2000年以来新低,稳投资成为当前地方工作的重点。分析师建议,未来地方政府稳投资应走出传统的政府投资发力模式,且亟需关注稳投资和防风险的平衡。

界面新闻引述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宏观分析师刘学智指出,去年投资增速大幅度回落,主要原因在于前期政策的叠加效应。包括去杠杆见效、实施强监管、地方债务管控加强、PPP项目全面清查、环保力道加大、财政赤字率调低,导致基建投资出现断崖式下降。

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分析,去年投资增速下滑的原因有:一是基建投资大幅下滑;其次,制造业投资增速较为疲软,企业去杠杆,投资信心明显不足;三是房地产投资增速稳中趋降。

黄志龙指出,近年来消费对增长的贡献在稳步提升,但投资始终是稳增长的主要动力。相对于出口受外部环境影响较大,稳投资,尤其是体量较大的交通类基础设施投资,对于地方稳增长能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。

黄志龙表示,未来地方政府稳投资的关键,在于控制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以及稳定民营企业投资信心,特别是要改善经商环境,减轻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的负担,这才是稳投资的长远之策。